恒行注册:《冰上时刻》导演刘汉祥:三年来,他们因冰球改变了生活

《冰上时刻》导演刘汉祥:三年,他们因冰球改变人生丨专访

   

即将于1月7日上映的纪录片《冰上时刻》是青年导演刘汉祥的另一部青年纪录片。谈到三年的拍摄周期,刘汉祥说,他一开始没有目的,直到半年后才知道自己想拍什么。刘汉祥说,纪录片是与时间的游戏,也可以说是与时间的赌博和游戏。这是时间的花朵,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

纪录片《冰上时刻》将于1月7日在全国上映。

虽然这是一部体育纪录片,但刘汉祥希望通过这三个打冰球的孩子和他们背后的家庭背后的家庭的家庭教育,以及父子之间微妙的关系。

一、谈 创 作

拍了半年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拍摄《冰上时刻》之前,导演刘汉祥从未接触过冰球。我不是故意拍这部电影的。起初,我和曲瑞晨和他的母亲一起进入了这个团队。他们是我的第一个锁定对象。刘汉祥说,曲瑞晨感染了他。孩子有点叛逆和坏,但很可爱。

曲瑞晨是《冰上时刻》第一个锁定对象。

在拍摄过程中,与冰队同在的于力凡和他的父亲出现了。一场比赛结束后,于力凡的父亲严厉批评了他。刘汉祥站在一边默默地拍摄。一开始,我担心他父亲会骂我。和他沟通后,他说你想拍就拍。

就这样,刘汉祥和他的团队接连跟拍了五六个家庭,默默地记录他们的日常。刘汉祥一边拍摄,一边梳理和剪辑,但他始终不太明确自己要拍什么。差不多半年后,跟拍的一个小男孩翟子男决定去加拿大学习冰球。也是在这个时候,刘汉祥突然意识到他要拍什么了。

现在翟子男还在加拿大学冰球。

由于冰球的变化,他们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有些人选择出国,有些人选择留下来,这可以构成一个故事。有了这么大的框架,刘汉祥开始构建后面的故事。

在刘汉祥看来,纪录片应该面临很多可能性。不要一上来就锁定目标。它会失去很多东西。我没有剧本。剧本自然生长。我能做的就是拍摄和捕捉。

他花了三年时间记录这三个孩子和他们的家人的日常生活。在过去的三年里,面对拍摄对象日复一日的日常训练,刘汉祥说他很累,但他只能坚持下去。每个人都想拍摄冲突,拍摄一个特别大的动作,这样就会有一个故事,但生活并非如此。刘汉祥想面对日常琐事,面对分散的生活,他想用镜头一个接一个地记录下来,探索珍珠般的闪光点,拍纪录片就是和时间赌博,和时间游戏,这是时间的花。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想要什么结果,我们会给我任何结果,最终只给你时间,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

二、谈 家 庭 教 育

三年来,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一直在变化

《《冰上时刻》不仅是一部描绘冰球现状的纪录片,也是家庭教育、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的发人深省。经过两年多的拍摄和相处,刘汉祥也受到了很多启发,让他着迷。

刘汉祥说,他第一次拍这部电影不是因为冰球,而是因为他想看看这些孩子是如何父母是如何教育他们的孩子的。出于对教育的好奇,我开始拍这部电影。

在刘汉祥看来,家庭教育的概念并不是绝对正确的,只是合适的,作为一个父亲,这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三年来,看到曲瑞晨、翟子男和于力凡三个孩子与父母关系的变化,他的想法也在发生变化。

于力凡在训练中。

许多观众认为,于力凡的父亲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太严格了,刘汉祥一开始并不明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事情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于力凡父亲的教育方式与父子常年的相处方式和个性差异密切相关。以练习冰球为例,于力凡的父亲知道和声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他们父子多年来形成的 ‘默契也是惯性造成的。

曲瑞晨和他母亲的关系也是如此。因为父亲经常不在家,母亲被曲瑞晨折磨,后者的性格有些叛逆。在采访曲瑞晨时,他对刘汉祥说了一句有意义的话:妈妈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什么不同?刘汉祥的理解是:曲瑞晨一直认为母亲应该做什么,当他意识到母亲的困难时,是的,母亲改变了,他实际上改变了,人们会改变。

在影片中,翟子男对父母的态度也大不相同。虽然翟子男的父亲的教育方式没有李凡的父亲那么严格,但翟子男对父亲也有点害怕,看起来像个冰球运动员。当他和母亲单独相处时,翟子男经常被宠坏,更像一个普通的孩子。

刘汉祥说:经过三年的拍摄,我可以深刻感受到几组家庭的差异和共性,以及父子关系的微妙变化。总会有这样的时刻。这部电影没有宏大的主题。看到孩子们的成长,这种家庭关系的微妙变化很容易让人们感到同情。

导演刘汉祥说,他不想把家庭教育的话题传递给观众,而是希望大家通过电影慢慢体验。恒行官网记者王嘉宁拍摄

刘汉祥不想把这种思维和说教传递给观众,但希望大家慢慢体会到,任何关系都会有问题,区别在于我们是否意识到家庭也是如此。我不是教育专家,但结合电影的拍摄过程,我也有了新的经验。家庭教育关系到父母和孩子,需要双向启发和共同成长。

三、谈 纪 录 电 影

纪录片最大的魅力就是和时间玩游戏

作为年轻导演的领导者,刘汉祥的专业原本是一部故事片。2009年,仍在学习的刘汉祥拍摄了纪录片《马兰的歌》。这次偶然的机会使他与纪录片产生了联系,并多年来一直深入从事童年主题领域。据他说也许童年还不够。

刘汉祥的第一部纪录片《马兰的歌声》聚焦了一群生活在山村的孩子。

第一部纪录片《马兰的歌声》聚焦于偏远山村一群热爱音乐的孩子。刘汉祥花了两年半的时间联系了那些孩子。这是他非常熟悉的环境,不时让他回忆起童年。在农村拍摄期间,他有信心拍摄孩子们的精神,童年的记忆更像是他创作的来源。

在刘汉祥眼里,童年总是同时充满快乐和忧愁的,而他更乐于以温情的方式展现这一切,或许正是凭借这一点,《马兰的歌声》也被部分影迷评为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后来,刘汉祥又跟随大篷车去到四川雅安的震后灾区,给大家放电影的同时,他把相机发给不同的孩子,教他们如何记录生活,借此又一部纪录电影《夏日流动影院》诞生。

《夏季流动影院记录了四川地震灾区儿童与电影之间的故事。

直到2015年,刘汉祥首次将镜头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拍摄清华大学附属小学的孩子们,专注于孩子们和老师排练一部名为青少年的百年学校历史剧的故事。每当拍摄一部纪录片时,刘汉祥总是思考自己和它的关系,找到一个合适的点。直到拍摄《青少年》,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城市里的孩子一无所知,这曾经让他非常困扰。我不知道如何理解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拍摄。

随着接触

刘汉祥发现,记录电影本身的深度似乎并不重要。在过去,他总是想混合他的童年感受。事实上,记录电影的深度不是由导演和观众定义的,而是与《纽约时报》有关。他所要做的就是成为一个好的见证人,并为同一时代的人留下一个形象。

纪录片最大的魅力是和时间玩游戏。你种了一粒种子或一棵小树苗,只需要陪它慢慢长大,这是故事片做不到的。只要你耐心地和它玩游戏,时间就会给你一份礼物。在孩子们身上,刘汉祥看到的是未来,他想表达什么并不重要。

刘汉祥说,纪录电影最大的魅力就是能与时间做游戏。恒行官网记者王嘉宁摄

很多人可能会说,短视频也能给同时代的人留下图像刘汉祥并不否认这反映了世界的一部分。只是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可以在短视频时代说话。严格地说,它更像是一上的碎片。声音和信息的数量不够大,无法传达给更多的观众。地上的碎片本身并不是一部作品。有人必须总是把碎片捡起来,用不同的视角和洞察力把它们结合起来。这是一部作品,这是纪录片所做的。

恒行官网记者 孙海光 徐邦印

摄影王嘉宁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