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佳句好句子大全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傷感文章 愛情文章 現代散文 優美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名言佳句大全 > 散文精選 > 短篇散文 > 正文

幸福的定義

曼靈無疑是個極有風致的女人,當曼靈推開街角的這家咖啡店的門有些慌亂又夾帶些矜持向靠窗座位張望時,已經坐了一會兒的潮生不禁暗自吃了一驚,順便給曼靈下了這最初的定義。潮生在這兒已經坐了好一會兒了,他現在有些期盼曼靈能走過來,輕聲對他說,“請問你是潮生嗎?”

曼靈有些躊躇,因為兩邊靠窗的位置都有人,她正猶豫間,又有人推門進來,風輕輕擺起她的碎花裙,她輕輕閃身,微微傾身壓了壓裙子。

在曼靈進來之前,有個模樣清秀且香氣襲人的姑娘過來徵詢地問他“毛毛蟲?”

,他有些慍怒,但還是禮貌地搖搖頭,姑娘又問了一句“張總?”,他還是禮貌地搖搖頭,姑娘有些抱歉地吃吃一笑,露出了幾顆潔白的牙齒,但有絲絲口紅不慎落在上面,形同牙齦出血的樣子,潮生不禁有些厭煩。姑娘依然吃吃一笑,一搖一搖地走了。

潮生又重新陷入等待之中。潮生思忖曼靈是怎樣一個女人時,腦子裡迅速閃現幾個關鍵字:身材高佻,長相上乘,性格好,家庭條件不錯。但如果確是這樣,那么曼靈能看得上自己嗎?潮生不禁有些嘆息,心情也頓時枯萎了許多。潮生將視線轉身窗外,看到自己停在外面的奧迪A6,不禁眉頭舒展了許多,自己畢竟也是有身家的人,而且自己在三環還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財富方面,自己還是信心的。想著想著,曼靈推開了門。

曼靈身著黑色短衫,穿一條白底藍花的碎花裙,腰身玲瓏,頭髮盤將起來,脖子光潔而細長,她輕輕走過來,有些閃爍地看了一眼潮生,又遲疑地繼續走,跫音未盡,潮生的心有些冷而多雨,“請問您是潮生嗎?”這聲音很像是春雨後家鄉小溪的流動聲,清越而溫和,潮生的心迅速甦醒並歡快跳動起來。當曼靈折返回來又有些遲疑走過潮生的位置時,還在整頓臉上尷尬失望的表情時,潮生說,“請問您是曼靈小姐嗎?”

這是潮生與曼靈的最初之遇。那次兩人相言甚歡,潮生言談幽默,曼靈也樂得笑個不停,曼靈並不大笑,只是小口小口吃吃地抿嘴笑,笑得既矜持又精緻,就如同白玉蘭微微然開放的樣子。偶然曼靈也會露出幾顆晶亮的牙齒,這算得上是大笑了。曼靈時不時也會插上幾句話,讓潮生的幽默更趨幽默,更為充實而且妙趣橫生,在潮生的高度上更撥高度,旨趣幽微,高屋建瓴。

兩人聊著聊著,不覺已是華燈初上了。這是梅雨剛過夏天的猙獰尚未完全顯露的時節,曼靈從窗戶看天空,天空中聚集了大朵的烏雲,越集越多,越來越黑,好像一個姑娘蹙著眉擰著委曲,看樣子是要下雨了。曼靈有些不安起來,因為她在租住的房子陽台上涼曬了些衣物,若是風大雨驟,怕是可能被吹到樓下去了,於是她起身給合租的那個姑娘打了電話,安排妥當了,曼靈的心才稍稍安了些。

看到曼靈在翻看咖啡館的選單,潮生便說我們吃點飯吧。選單從扉頁開始,數字還算是有些平民化的味道,越向後翻,數字便越來越大,菜品也居然出現了鵝肝醬、松露還有魚子醬這種令潮生呼吸急促血壓上升的珍奇,潮生心裡盤算,如果曼靈點了些珍奇,單還有可以買的,但曼靈也只能是留存於這個初夏了。

曼靈拿到選單後,很快就翻到後面來了,目光在魚子醬這一行上凝滯不前了,潮生很紳士地招呼服務員,潮生說,請介紹一下這個魚子醬吧。服務員說,這是從俄羅斯進口的裏海鱘魚子做的魚子醬,應當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魚子醬,而且我們店最近有活動,如果點五十克魚子醬,我們店將贈送兩杯芝華士。曼靈說,那算了吧,我們還要開車呢,就來一份牛排吧。服務員明顯地流露出失落與一瞬間的鄙夷,但很快就恢復到了職業性的優雅,好的,請稍候。

潮生在心裡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個曼靈呀,真是跌宕起伏呀。

吃完飯,曼靈說,她有個朋友在亞星購物城等她。潮生說,挺遠的,我送送你吧。曼靈流著小嬌說,你方便嗎。

兩人起身走向門外,外面雨漸大起來,還打了一個響亮的雷,一些敏感車輛的報警器響了起來,一些不敏感的車輛報警器跟著響了起來。

要去亞星購物城,走西三環是最近的,那裡的路況應當還算好的吧。雨越來越大,雨線也越來越斜,風聲由嗚咽變成了咆哮,大滴的急雨打在擋風玻璃上,發出沉悶的聲音。車輛與行人都慢將下來,急雨放慢了生活的節奏,路邊的梧桐樹倒是加快了隨風起伏的速度,梧桐樹葉子逼人眼睛般的澄亮。若是不趕路,這天氣倒是也有幾分的可愛。

車一路上了高架,車流的速度越來越慢,汽車的尾燈紅成一片,映著一張張焦急的臉。就這樣走一段停一段,在風雨中一程一程的爬行。下了雨的雲並沒有透亮起來,反而更黑了,雲悲傷的情緒在積累,只是借滂沱一用。潮生看副駕駛位置的曼靈有些心焦的樣子,打開了調頻廣播,並安慰她道,下這么大雨你朋友在亞星購物城也走不了,你就不用著急了。曼靈並不答話,只是露出一種介於嬌嗔與恨恨之間的表情,這種表情,潮生也是見過的,至少在非誠勿擾里是見過的,但曼靈使用得更是自然活潑而且生動流暢,潮生想,今晚也便是這個表情最引人入神了;潮生甚至想,若是這樣一生就坐在車裡看著曼靈變幻著表情,也未嘗不可呀。

車流下了高架,立即一轟而散,只有少量的車落落寡歡地駛向西三環。遠遠看見西三環橋下積了不少的水,前面的幾款SUV依仗底盤高,強行涉水而過,潮生一看這架勢,有些猶豫不決,覺得涉水而過的難度有些大,他瞟了一眼曼靈,曼靈在用手機聽歌,一副悠遊自得的樣子。於是潮生鼓起勇氣加大油門,奧迪A6轟鳴而出,但未行多遠,發動機便發出了“撲撲”的聲響,繼而便停了下來,潮生又努力了幾次,發動機已經打不著了。曼靈也不再聽歌了,有了些驚慌失措。

潮生馬上拿起電話,打了車輛救援電話,電話那邊很著急,問清了地址後說儘快趕到。於是潮生與曼靈在車裡安靜地等待,等了快十分鐘,雨越來越大,水已經快到車窗的位置了。潮生決定不能再等了,馬上給119打電話,占線,打110,倒是沒有占線,110訓練有素,問清位置後,又問現在水已經到了什麼位置,潮生說快到車窗了,110果斷地告訴潮生,馬上帶上貴重物品把車上所有的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潮生還想問車怎么辦時,那邊的電話已經掛了。

潮生心想,還是趕快轉移吧,水再大些怕是走也走不出去了。潮生又想,水退下後,車輛肯定要大修,就馬上給保險公司打了個電話報案,保險公司問清地址和車牌後,說馬上趕往現場。

當潮生與曼靈簌簌發抖站在高處看水快漫過車窗時,保險公司的人員趕到了,效率真高呀,潮生喟嘆。保險公司鄭重其事地告訴潮生,這輛車是從李先生手上買的二手車,而在半年前李先生的車輛保險已經到期,李先生沒有續保,所以,這次車輛遇險保險公司不能予以理賠,還有這次到現場的費用,由潮生簽字確認後三日之內交付到保險公司。

這之後,潮生與曼靈若有若無地保持著聯繫。A6身陷洪水,潮生花了兩萬多才把A6從退役的邊緣拉了回來,但A6的性能已經不如以前了。潮生依賴的汽車與房子壘起來的固若金湯堅不可摧的物質城堡已經塌了一半的圍牆,物質主義享樂主義短視主義無孔不入的侵蝕讓這座空中樓閣式的城堡已經風雨飄搖了。潮生也變得有些頹唐,但他還是強打精神挺著胸膛走進淒風冷雨。

一天黃昏,曼靈給潮生打電話,說今天是她的生日。潮生馬上抖擻精神說,那今晚給你祝賀一下好嗎?

晚上,潮生與曼靈在一家西餐廳見了面,曼靈的打扮明淨而輕快,淡雅的百褶裙,白色的襯衫,挽了一個高高的髮髻,使脖子更見細長,轉眸間也更是顧盼流輝了。潮生自然是心生歡喜,但想到那輛有些氣喘吁吁的A6時,歡喜便如檸檬汁消融於冰水了。

兩人吃了一半的時候,有人送來蛋糕與一束玫瑰花,曼靈探詢的眼光看了潮生一眼,潮生的眼睛點了一下,如同一個石塊丟在曼靈眼波的湖光山色里了,漾開了一圈圈的波紋。

吃罷,兩人去亞星購物廣場散散步,空氣有些熱,還好有些微微的風。兩人沒有走多遠,就被兩個衣冠楚楚氣宇軒昂的人擋住了,對方開門見山地說,您好,您是潮生吧,我是工商銀行的委託代理人,你從我們銀行貸款購買的黃山小區房子的按揭已經有三個月沒有付了,您已經處於違約狀態,如果在七天之內,你再不把以往欠款還上的話,我們會申請法院拍賣你的房子,這是告知書,你簽一下字。潮生在兩人目光的逼視下悻悻然地簽了字,心情沮喪到了極點,哪怕是一隻夏蟲嘲弄式的唱兩句,潮生都能轟然倒地。

一年後,初夏。潮生帶著懷孕兩個月的老婆去亞星購物廣場新開的銀樓去買首飾,潮生的老婆自從懷孕之後,有些疏於打扮,有了居家過日子的粗糙模樣,潮生也是,也不再喜歡西裝革履一副大義凜然狀。儘管新開的銀樓是在打折促銷,但是潮生的老婆看了一大圈之後,還是對標價牌上的數字敬畏有加,一副要拉起潮生速速離開的架勢,潮生用溫柔但很堅定的眼神制止了他。潮生說,你做我老婆太辛苦了,怎么說也要送件象樣的首飾給你。老婆說,不用了,現在我們用錢的地方還有很多,等將來孩子出世了,我們有錢了,再來買好吧。潮生不置可否地用眼神溫柔地擁抱了她。

而在銀樓的另一角,曼靈挽著一位頭髮稀疏笑容可掬大腹便便的男人,曼靈還是那么漂亮而優雅,還多了幾分成熟女人韻致,目光如小溪水一樣清透,只是微微隆起的腹部在竭力保守一個不想為人所知的秘密。那男人對曼靈說,寶貝,想要什麼你都買了吧,但是這孩子不能要,也不能讓我老婆知道。曼靈咬了咬下嘴唇,有些憂傷但還是順從地點了點頭。那男人對營業員說,這位小姐看中的首飾你都幫著包好,我們有VIP卡。然後,又對曼靈說,寶貝,這兒人多眼雜,我去樓上的咖啡廳等你吧。還未等曼靈從淒艾中回過神,那男人迅速而敏捷地消失在電梯口。

潮生領著老婆從曼靈的身邊經過,四目相對,曼靈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後又像洪水衝破河堤後四處散漫開去,這一瞬間,往事如花瓣一樣紛紛飄落,落在水面沒有漣漪,沒有嘆息,沒有祝福,什麼也沒有,只有飄落本身。

這個季節,薔薇花在每一個角落自由灑脫充滿野性地綻放,香樟樹散發出濃郁的香氣,潮生拉著老婆在樹下經過,衣袖上粘著幸福的甜美。

更多短篇散文

猜你喜歡

更多短篇散文

隨便看看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