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佳句好句子大全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傷感文章 愛情文章 現代散文 優美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名言佳句大全 > 散文精選 > 抒情散文 > 正文

山溪水

(一)

在一個夕陽西下夜色初現的晝夜交替之時,大山深處的一個村莊裡,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他來到了這個充滿愛恨情仇、酸甜苦辣的世界。他在貧苦但卻深受爺爺、奶奶和父母喜愛的家庭中慢慢成長,他在一出生就看見的崇山峻岭里漸漸長大。他愛這山中的小鳥,不管小鳥願不願意,哭著鬧著讓大人把小鳥逮來,圈在籠子裡精心餵養。他知道那個山坡上有中草藥,那個山坳里有野韭菜,那一片草地螞蚱肥,那一段河溝螃蟹多。他喜愛這大山,從沒有想過要走出這大山、離開這大山。因此,他以“山”為名。

“山”,其貌不揚。臉盤象山一樣不圓不順,皮膚象山一樣又粗又糙。但卻十分喜歡讀書,在全班、全校乃至大山里那一個小鎮,沒人能夠超越。一場聯考,他被一個繁華都市的大學錄取。不想從此沒有走向歡樂、幸福,卻掉進了苦悶和煩惱的深淵。

(二)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山”認識了家鄉小鎮上一個長發飄飄、清秀可人的美麗女孩,他們一見鍾情。女孩一看見“山”就歪著頭嘻嘻地笑,笑時露出一排玉光閃爍的潔白的牙尖,兩腮還有淺淺的酒窩。“山”一見那女孩,就會神采飛揚、激情高昂。他們經常借著夜幕的遮掩,手挽著手,在一條彎曲的山路上慢慢地散步。有時候會被雨淋,但卻全然不顧,淋得越濕,他們會擁抱得越緊。

春去秋來,花開花落。人間變換的不僅僅是季節,還有愛恨情仇。青山依舊在,溪水仍然流,可是在“山”讀大四的時候,卻再也接不到曾經與他山盟海誓的女孩的來信。一時間,“山”不知何去何從。想過放棄學業,追蹤尋跡,當面向她訴說衷腸;想過殺人放火、投河懸樑與她同生共亡……“山”在愛恨情仇中像砂鍋燉著中藥一樣苦苦地熬煎著自己的人性、理智和性情。

他在煎熬中從噩夢裡慢慢醒來,從此,他冷漠無言,一心學業,不涉情事。

(三)

春華秋實,風花雪月。3000個日日夜夜過去,“山”在國外讀完博士,在試驗室搞出發明,戴上了一頂“專家”的帽子,此外就是眼角眉梢的一條條淺淺的皺紋。不變的是他依然孤身一人,一心事業,不涉情事。

一個炎熱的夏日,在人流車流川流不息的街頭,“山”看見微風中站著一個長發飄飄、裙角輕揚、裊裊娜娜、笑顏盈盈的女孩,他眼前一亮,恍然回到了10年之前,許多早已塵封心底的記憶重又顯現眼前。他情不自禁地上前,與那女孩交談。都市中的女孩,文質彬彬、落落大方,沒有鄉村女子的畏怯、拘謹。女孩叫“溪”,見到“山”就歪著頭嘻嘻地笑,笑時露出一排玉光閃爍的潔白的牙尖,兩腮還有淺淺的酒窩。

“溪”是個文學青年,喜歡寫詩、畫畫、彈古箏、品香茶。她能即景生情,出口成詩,轉瞬之間,五言七句,一氣呵成;她能憑著記憶、仗著印象為人作像,惟妙惟肖,形神兼備;她夢中曾在西子湖上、畫舫樓中,披著薄紗,輕撫琴弦,面對碧水藍天,彈唱心中的歌;她想找一家雅靜的茶樓,穿短袖小褂,秉壺侍茶,不要工籌,但願能與茶者對茗,與同志、同趣之人談日月星辰,說春華秋實。

“山”與“溪”結成了忘年之交。“溪”愛吃肯德基、麥當勞,三五分鐘一份。“山”喜歡坐在旁邊,看著她狼吞虎咽的樣子,從心裡溢出一種歡喜。“山”喜歡西餐、青菜,他們並肩而坐,像教孩子用筷子一樣,告訴“溪”如何使刀用叉。偶爾四目相對,會心一笑,“山”有看見一個聰明的孩子做成一件手工一樣的快樂。

他們常在歌廳相會,但是並不唱歌,只是想借一個二人空間,在暗暗的燈光下,聽著悠悠的音樂,享受見面的幸福。

“銅雀台”包間,隨著音樂響起,服務生輕輕地走出,隨手關上了厚重且隔音的高門。看著“溪”的美麗,“山”壓抑不住心的衝動,情不自抑地伸手把她攬在懷裡,於是,一絲體香穿過薄薄的夏衣,通過“山”的鼻腔,滲入心肺。那時候“溪”的樣子,像是一顆婀娜纖秀的含羞草,怯怯羞羞又半依不依,昏暗的燈光下,臉上似乎湧出點點紅暈,整個人兒是那樣的嬌美!碧水湖畔,紅瓦樓中,“溪”給“山”講自己的青春之夢,像管孩子一樣讓“山”坐著不動,笑盈盈地沖泡兩碗香面,主婦一樣端到桌上,二人相對而坐,慢慢享用。時而“溪”會頑皮地眨眨眼睛、歪著腦袋笑笑。那一頓飯,讓“山”記憶永久。

“溪’的表面笑顏頻頻,嬌言嗔語。只是在夜晚,伴著孤燈,在“溪”的日記里會出現青澀的夢境,粉紅的色彩。

於是,“溪”有了雨中的獨行,風中的憂鬱,陽光下淡淡的微笑,路燈下靜靜的徘徊。而這一切無一例外,都是為了一個人,一個具有詩人的氣質哲人的智慧的人。“溪”覺得這一切都像那朵雨中的紫丁香,淡雅而纖麗,脆弱卻動人。

“溪”知道,那被稱作“戀愛”的日子到來了。那些在風吹柳梢,月掛枝頭的夜晚,心中瀰漫的淡淡閒愁,那些夏夜燈前,花香暗浮的日子裡,滿溢的相思終於觸手可及。

每一次見面,“溪”說太短;每一次離開,“山”都魂不附體。見面後“山”總覺得是一種罪惡,離開後又忍不住還想再看那朵正在開放的丁香。20年後再續20年前的故事和情景,不知到底是上天的安排還是人間的巧合。

在黃昏、孤獨、有雨的夜晚,“溪”聽著梁靜茹的《勇氣》,鏇律堅定沉著:“終於做了這個決定,別人怎么說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一遍一遍又一遍。

“溪”曾經有悖常理地幻想著自己能長大一點,再長大一點,用驚人的速度長到像“山”一樣大。曾經為了模仿電視劇《傾城之戀》中的情景,從老遠的距離飛奔撲入“山“的懷裡,而後“山”把她緊緊擁在懷裡,“溪”臉上、心中都溢滿了笑容……

曾在月光如水的夜晚,“山”把“溪”送回家,“溪”都會在下車後,笑著向他揮揮手,看著他的車絕塵而去……偶爾會想:不如就長成一棵樹吧,長在他必經的路旁。為此,可以在佛前虔誠地下拜……

“溪”的心中,有很多很多的夢。很想站上講台,下課時說一聲“桑揚娜拉”;很想開一間影樓,試遍每一件婚紗;很想一輩子獨身,自由自在地走完人生的路;還想逮住老爸偷會情人,敲一筆錢卻不知道乾什麼用。

“溪”的心中,也有很多很多的結。很想在“山”為工作、為事業一籌莫展之際,給他幫助,只是自己的幫助太渺小;給他安慰,只是自己不能時時留在他的身邊。很想拋棄一切,將自己的一切完完整整地鑲嵌在“山”的世界裡,只可惜,人生,有些許無奈,也有些許酸澀……

都說山高水長,但願山不會老,水不會斷流。讓“溪”能夠藏身“山”中,讓“山”隨時都能捧起一捧清涼、純淨的“溪”水,飲滿一肚醇甜的甘露!

更多抒情散文

猜你喜歡

更多抒情散文

隨便看看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