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佳句好句子大全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傷感文章 愛情文章 現代散文 優美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名言佳句大全 > 文章閱讀 > 情感文章 > 正文

魂石

在我們村子,人們普遍相信,人有七魂六魄。

小時,常常跟外婆去河裡洗衣服,外婆洗大衣服,那些襪子、裹兜、手帕之類的小物件便讓我來洗。而我總是未能完整地洗完一件東西。我的小夥伴們總在一旁鼓動我去遠一點的深潭摸魚抓螃蟹。

有一次,我和藍貞、田小毛上了獨木橋。田小毛說,底下水渾,別往下瞅,一瞅就掉下去了。她不提醒倒也罷了,一提醒,我就禁不住地往下瞅,頓時頭一輕,“嗡”的一下,一頭栽進了河心。好在是枯水季,河水不深。被人搭救上岸,頭便昏昏沉沉,回家後愣愣地坐著,一坐就是半天,跟木頭人似的。外婆說這娃肯定把魂嚇丟了。外婆就拽著我,將我拉到河對岸的董仙婆家,讓董仙婆給我收魂。

董仙婆大約90多歲了,她丈夫死得早,八個孩子已經老死了五個,最小的女兒也已成了白髮蒼蒼的老太婆,而她還依然活得很剛強。她獨自一人過活,住在一間茅草屋裡。茅草屋內很黑,陰森又潮濕,散發著一股霉腥味。

董仙婆將幾根筷子交叉著綁在一條長線上,將我按上一塊木板,背朝上,“丁邦丁邦”地敲打、嘴裡咕哩咕嘟地念叨,之後,神秘地對外婆說,這娃七個魂,把三個嚇丟了。外婆嚇得臉色大變,問丟哪裡了?董仙婆說,一個丟到高壩店,一個丟到豐陽塔下,還有一個丟到水裡了。

外婆驚恐不已,乞求道:“那就請婆婆給我娃把魂收回來吧!”

董婆婆又將我按到木板上,翻來覆去地收:用針挑我肩背上貼身的衣服,在我肚皮上潑了涼水後,開始用一個木碗在上面推磨一樣的推來磨去。我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了的時候,她才終於停下了手。

董仙婆最後給外婆說:“好了,那兩個魂已經收回來了,還有一個,走,到水裡把最後一個魂給娃撈出來。”我趕快在前面帶路。她們倆都是小腳,沒我走得快。我們走了很長時間才走到我落水丟魂的地方。

董仙婆確定了準確位置後,開始在水裡撈,跟撈魚似的,她撈出了一個石頭,一個白色的石頭,圓溜溜的,像小孩兒的頭顱。董仙婆朝我喊:“娃,快把魂接住,抓牢!”我說:“這是石頭,不是魂。”董仙婆說:“接著石頭,就把魂接回來了,快接住。”

我將那個白白的,圓滾滾的石頭接過來,抱回家中。

外婆把那顆石頭壓在我的枕頭下。她堅信,我的魂被收回來了。

那顆石頭讓我心裡踏實,不久就有了活力,雙目也炯炯有神了。

其實,我有神的眼光來自於我對一罐蜂蜜的嚮往。事實上,當董仙婆在忙於給我收魂時,我的眼睛已被她櫃檯上的一罐蜂蜜吸引了。在那個飢餓的年代,誰的眼睛會放過一罐蜂蜜呢?

我給藍禎說董仙婆家裡藏著一罐蜂蜜。藍禎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圓突突的,說,你咋不早說呢?很快,田小毛,也聞訊趕來了。好幾雙眼睛全都變成瞭望遠鏡,時刻盯著董仙婆的動靜,只要她一出門,我們就立即行動,去她家偷吃蜂蜜。

董仙婆是我們村子裡最神秘的的人物,她耳背,腿有點瘸,獨居一個小院子,平日裡深居簡出,但總有人上門求她治病,因此,她家常常有好吃的,比如蜂蜜,那是我們最惦記的東西。

董仙婆的院門在我們長久的期盼中終於上了鎖,是田小毛首先發現的,她說我們得趕緊行動,翻進去先把蜂蜜吃了再說,免得再晚,她回來了,明日一大早告到學校,那我們可就慘了。我說,你少廢話,趕快行動呀。

董仙婆的院牆不高,一翻就翻進去了。她的門虛掩著,一推就溜了進去。屋子裡陰暗少光,能聞到一股濃濃的菸灰味。我們四處翻箱倒櫃,卻怎么也找不到那罐我看見的蜂蜜。藍禎說,蜂蜜一定被董仙婆念了咒,田小毛說,不要緊,再找找,到炕洞裡找。

一個沉悶的聲音突然從暗處傳出,是從土炕那頭傳來的,像是有人在挪動板凳。董仙婆不是走了嗎,怎么會有人?空氣中瞬間瀰漫了一股詭異的氣氛,我們個個嚇得眼睛瞪成了鱉蛋。我拼住呼吸,探聽聲音來自的方向,突然,一陣雄壯有力的“咯咯”聲突然從黑暗處躥了出來,我們三個同時本能地發出一陣驚叫,即刻看見一隻大公雞毛髮聳立,哽哽叫著,朝我們撲了過來,我們三個抱著頭,準備往外逃。

不就是一隻公雞嗎,有什麼可怕的。我嘴上說著,心裡卻十分恐懼。因為我們都聽說過,董仙婆家的公雞是被她念過咒的,只要啄誰一口,誰就活不成。

我是萬不想被公雞啄的,便第一個沖了出去,誰知竟一頭撞進董仙婆的懷裡。董仙婆就站在我面前。

“哎喲,娃,我沒把你的魂嚇丟吧?”我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那聲音倒沒嚇掉我的魂,卻讓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了羞恥。

我扭頭跑開。身後傳來田小毛、藍禎急促的腳步聲。

我從此再也沒見過董仙婆,也不敢見她,確切地說是沒臉見她。我時常遠遠地望她,望著她的小腳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走過去。

我一年一年長大,外婆也不再求她給我收魂了。我偶爾拿起那塊石頭想心思。

再後來,步入社會,走在熙熙的人群中,心,荒涼得如同戈壁。一次次迷失,一次次受挫,我感到我是丟了魂了。於是,擇一假日,趕回曾經住過的那間老屋。

外婆已不在人世,董仙婆早亦不在,只有那塊象徵著我魂魄的石頭還安靜地躺在窗台上的一個角落裡。蒙塵的白石早已辨認不出顏色,可我的心卻猛然顫動了一下。

這是我的魂呀!我抱著它,頓覺丟失了的魂突然又回來了。

更多情感文章

猜你喜歡

更多情感文章

隨便看看

名言佳句大全